这几个城市为了它争得你死我活 “新零售之城”究竟能代表

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新零售之都 >

2018-04-26 15:47:00


多城市参与“新零售之都”之争
从今年年初福州在地方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将“新零售之都”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以来,多个城市就在这个领域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刚发布的《2018中国新零售之城报告》,从企业活跃度、消费者参与度等多维度综合考量各城市的新零售发展情况,给全国新零售榜样城市进行了排名。报告显示,新零售指数综合评分最高的是上海,北京、杭州、深圳三城紧随其后,并且这些城市正在拼命地找到有利于自身的突破口,以实现登顶第一。
         
从上图可以看出,上海主要凭借“企业活跃度”和“消费者参与度”的优势,超越北京、杭州、深圳等消费升级重镇。
让上海有底气争夺新零售之都的远不止这些。一份来自第三方机构的调查结果显示,2017年共有226个在行业内较有代表性的品牌将它们的“第一家”落子上海,带来很多新零售体验。
比如,被公认为“新零售模板”的盒马鲜生首家就开在上海,目前仅上海就有15家门店,位居全国之首。星巴克、耐克等大品牌也在上海开出了它们的新零售概念店。东风雷诺、富邑葡萄酒集团选择与天猫合作时,不约而同将签约仪式放在上海。大牌云集的上海让品牌新零售改造有了极好的土壤,有超过5000家门店通过与天猫合作,变身为线上线下打通的数字化智慧门店。有媒体指出,品牌商认为从消费实力、对新鲜事物的接受度看,上海最为理想,“上海购物”的号召力在全国、在全球都有影响。
         
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在与百联集团合作时表示:“如果说要有一个城市能够代表改革创新和发展的高度,我觉得只有上海。”
上海苏宁总经理徐海澜曾表示,苏宁的很多新业态在上海落地,最重要的原因是上海代表了未来商业的发展方向,是新型商业模式的桥头堡:“上海消费者也热衷于尝试新的商业业态。如果能服务好上海的消费者,那么就有能力服务全国的消费者,因为上海的消费者见多识广,是我们新项目、新服务最好的试金石。”
《2018中国新零售之城报告》指出,上海广阔的市场、优越的营商环境和强劲的消费潜力,为新零售发展提供了最重要的支撑,使其当之无愧成为新零售的排头兵。
不过这并不能表示上海就稳坐第一把交椅了。因为身后的北京、杭州等正“虎视眈眈”。
            
北京虽然在整体的“基础设施建设”和“群众基础”方面都稍逊上海,但是在无现金率、客户活跃率、初创企业积极性以及1小时达前置仓数量等细分指标上排名更靠前。北京是天猫、盒马、口碑、高德、苏宁、银泰、易果生鲜以及众多品牌联合启动“三公里理想生活区”的首发地,这里是一小时达业务最为活跃的地方,大数据显示北京市民对“新零售”的关注度最高;而比较城市初创企业数量,北京也是新零售创业氛围最浓厚、最活跃的城市。
2017年9月,天猫超市与北京30多家老字号品牌启动“天字号计划”,新零售为老牌“翻新”和增值提供了势能。1个月时间,这些老字号品牌销售额环比增长了68%,多个品牌的销售额实现翻倍。另外,北京的高端消费和体验经济发展优势显著。
         
而排在第三的杭州此次超越深圳,更重要的原因被认为是杭州市政府的政策红利:杭州也是首个将“发展信息经济、推动智慧应用”作为“一号工程”的城市。
截至目前,杭州共开通了26项便民服务,是线上服务功能最多的城市。这些服务涉及政务、医疗、交通、体育场馆预约,丰富的使用场景客观上提升了人们对新零售的认知和参与度。
此外,得益于阿里总部在此,杭州一年多以来先后诞生了数十种新零售模式,智慧商圈、智慧门店、智能公厕、智能化天猫小店、无人餐厅等新零售模式率先落地杭州,再推广到全国。
而排名第四的深圳虽然一时有点靠后,但其实改革前沿城市,同时其良好的产业基础,瞭望全球新商业的优越位置,都是加分项。
此外,还有不少城市都在朝“新零售之都”努力。4月26日,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明确提出,要加强与阿里新零售“八路大军”对接,携手打造全国示范的新零售之城。武汉市长万勇表示,盒马鲜生是典型的集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商业模式于一体的“四新”经济,希望企业发挥优势、抢抓机遇、布局武汉,为广大市民提供优质、便捷、安全的消费新体验。
          
新零售之都为何成为香饽饽?
多家城市上演的“新零售之都”争夺戏码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噱头,也不是简单的“称号之争”。
近年来,各地主政者的工作重心也从传统“招商引资”,转向拉动消费。以上海来说,上海正在努力打造的“四大品牌”就包括“上海购物”。消费的增长将很大程度上决定城市的未来。而新零售恰好是刺激消费增长的重要引擎。
          
杭州、北京、上海、深圳和广州等以事例证明,借助新零售稳步推进消费升级,经济也得到了长足的进步。新零售,本质上已仅仅是一种单纯打破现有零售格局的商业模式,而是刺激社会经济增长的发展模式。“新零售”早已成为各地城市促进新消费,打造新生活方式的关键动能。
新零售的红利和甜头得到了释放,这也难怪武汉等城市把新零售定位为一把手工程。除了对城市经济发展有助推,新零售能够让城市更文明,让城市居民的生活变得更舒适、更幸福。这也是官员们看重的。
有媒体评论“新零售不单纯属于哪一个产业,它的发展也不仅仅是为城市提供了一个可能增长点,而是可以作为支点,以点带面,一揽子的带动其他产业链的发展。” 
          
“新零售之都,给各个城市在今后的发展提供了变道超车的契机。”以往城市发展,区位因素最重要,但是在互联网经济发展下局势将得到改变。城市连接线上网络资源的能力、整合线上和线下资源的能力,成为新零售时代衡量城市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这就为一些传统意义上的二线甚至三四线城市提供了弯道超车的机遇。比如传统意义上是二线城市的杭州,或将借助新零售成为准一线城市。
“新零售之都”背后,代表着“新零售”这种动能重塑的城市经济增长格局,没有谁会甘愿落下。